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9KB书库 > 武侠 > 剑出北冥 > 终章 北冥有余

剑出北冥 终章 北冥有余

作者:星落平川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1-02-20 19:45:39 来源:258中文

剑出北冥终章北冥有余翌日清晨,正是晨光熹微之时,北冥修走出房门,舒畅的伸了个懒腰,只觉心中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如今的他,确实已完全卸下了过往的重担,至于未来可能会有的,至少现在,还轮不到他去操心。

“**一刻值千金,我还以为,你今天绝对不舍得起这么早。”

北冥府院中石桌旁,叶星露一袭青衣,慵懒的靠在桌上,见北冥修到来,她一双眸子里闪过几抹狡黠意味,面上笑容亦是促狭,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对此,北冥修只置之一笑。

他等这一天的确已等了十年。

但在这十年之后,还有许多个十年能够相伴,便已足够。

“说正事吧。”

北冥修看了一眼石桌上的地图,道:“你这么早在这堵我,应当是那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吧。”

这一年的时间里,叶星露几乎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鲜少显露踪迹,于是北冥府内部分外和谐,胡胜熊也懒了不少。

唯有北冥府内部人员知晓,她一直在意着当初神皇留下的两道手段,于是借助北冥府的力量一直在追查,直到北冥修大婚在即,方才返回。

若无起色或是突发情况,就算这大婚再隆重,她应当也不会返回。

叶星露有些无奈的撇撇嘴,眼中却有笑意,道:“算是吧,不过咱们北冥盟主手眼通天,我想说什么,你真的不知道?”

北冥修指向地图一处,面色微微凝重:“江北天合山庄灭门一案。”

这是一场一月前的灭门惨案。

天合山庄三十余口人在一夜之间悉数身死,山庄中的仆役也没有一人幸免,甚至后院的鸡都没放过。无论是人是鸡,都是脑浆崩裂,死状无比凄惨,偏生除了头部,其余身体部位都完好无损,连个伤疤都没有,一时成了一桩奇案。

江湖之中仇杀并不稀少,因为昔日旧怨灭人满门的复仇使者亦不少有,只是他们若要光天化日之下动手,天道盟与朝廷必然会介入,于是除非真的仇深似海,鲜少有人会选择灭门这等疯狂的手段。但天合山庄主人居天合向来与人为善,江北地界黑道白道都敬他几分,从未与人结怨,而一处天道盟分舵就在天河山庄向西三十里处,天合山庄却依然在毫无动静的情况下被血洗,直到次日才被天道盟分舵所知晓,无疑显得太过匪夷所思。

六扇门方面给出的结论,是天合山庄众人皆为极强横的意念粉碎识海,直接轰杀。若要做到这个,必然是天下顶尖的意宗强者,灵捕方有灵最后锁定的凶手,却是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婴孩——居天合的幼子。

别说见过六扇门张贴榜单的人了,就是方有灵自己都难以相信这个滑稽的结论,但还是将这个结论公开了。

叶星露点头道:“不错,此事虽震惊天下,结论却是无比滑稽,就是六扇门灵捕亲自出马,也只得了一个听上去荒唐滑稽的结语。”

“但我确定,这是真的,准确来说,是我帮她调查出的。”

她揉了揉自己发痛的眉心,苦笑道:“那小屁孩子的意念,便是我使尽浑身解数都难以战胜,直到今日,识海的伤势也没能完全痊愈。若非尚前辈被我找来捕鸟,说不定还让他继续逍遥法外。”

北冥修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对于叶星露口中的“捕鸟”,他了解的并不少,但并不知晓叶星露竟将尚云间拉上了船。

去年圣阁一战,四象刻印内部的四象真魂为神皇施展手段赋予灵性生命,自行脱离碧帘宫逃走,自此销声匿迹,那一战后他想要寻觅其踪迹,却最终只锁定了四象中“朱雀”的方位,但屡次出手,它都转移的极快,别说接触了,看都看不见。

这本就是叶星露全力探查的方向,于是北冥修最终将此事连同天道盟盟主令旗交托给叶星露,其余三道刻印暂不去管,只求将发现行踪的“朱雀”先行拿下,算算时日,从“捕鸟”行动真正开始,已过了九月时光。

他叹了口气,道:“这两件事,已经是一件事了。”

无论是逃逸的四象刻印,还是这莫名其妙无比强大的婴孩,都可以归结到神皇施展的手段上。

叶星露点头道:“不错,但准确来说,还有这些许的不同。”

“四象刻印有了灵性,似乎只是避着人,

准确来说,应当是避着我们这些当时距离他们太近的人,它们下意识的认为我们会将它们再度禁锢,又哪里会让我们察觉行踪?我已经可以确定,当年天道联盟从圣域到边境走廊的所有人,都被它们完全记住,根本不会给我们见到它们的机会。”

叶星露的话语顿了顿,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这数月间,我追它追了半座天下,只要我靠近它周边方圆百里区域,它便会毫不犹豫的转移,其余参与过那场大战的人也是如此,就是尚前辈全力出手,也抓不到它。”

北冥修闻言微惊,当今天下,尚云间已是毫无疑问的巅峰强者,云游步与魂御剑术亦可以速度见长,竟也抓不到那朱雀?若真如此,这“捕鸟”行动,当真是困难重重。

“它总能找出一条最好的逃逸路线,想要正面追及简直是天方夜谭,若我们这般全力追逐还好,若是稍有停顿,它或许会选择栖身他人,借旁人气机掩盖自身,那样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结果。”

“好在,无论这四象怎么蹦跶,到底是人界之物,再乱来也害不了人间。”叶星露吐气如兰,面色却已郑重数分,指着地图上天合山庄所在地域,道,“但这些神界圣子,却不得不尽早排查,这些,才是人间的最大毒瘤。”

北冥修知晓叶星露的意思。

曾经横行在妖域的圣子,是借着圣阁的名头与默许招摇的所谓尊贵之人,如今叶星露口中的神界圣子,必然是神界投下的手段,终归不是什么好鸟。

那居家幼子,应当就是一名这样的圣子。

“那小字平安的居家幼子出生于去年,算算时日,正是那一战之前不久,似乎因为潜藏在它体内的那个灵魂感到了冒犯,便一怒之下爆发力量,婴孩没有灵力修为,便只能以灵魂力量转化意念出手,这一出手,便杀光了自己全家,而他本身竟能躲入后山一处隐秘山洞,无疑不是正常婴孩所能做到。”

叶星露摊手道:“方有灵一辈子都不会探过这样的悬案,也就我布阵寻灵找到了他的所在,纵然全力出手,仍然当着她的面被其重伤,方才令她相信这个事实,不过若没有尚前辈跟随,我俩估计都会死在那里。”

“而那居家幼子,也因为过度施展意念,在尚前辈还未将其擒拿之时,便油尽灯枯,尸骨无存,显然,那寄居在他体内的神界中人灵魂,还没有适应作为一个人间的普通婴孩,或者说,苏醒的太早了些。”

“这些圣子只能寄居于新生儿体内,或与其灵魂相融,或直接取而代之,至少这居家幼子是后者,而那个神界的灵魂不怎么聪明,也沉不住气。”

“眼下我们根本无从知晓,这些神界的圣子是被神界众人夺舍形成,还是以其他手段促成,更不知会不会有真正的神界婴儿混杂其中,以正常的成长混入人间。而那些光点究竟侵蚀了多少新生婴儿,我们也不得而知,但若真要防备,除了小心排查,别无他法。”

“此事,我会与两位师兄商议好。”

北冥修平静出声,虽面色凝重,却也没有太过担忧。

神界如今已被天门隔绝,这些不知如何寄身人间婴孩的所谓圣子,就算闹翻了天,也无法得到来自神界的真正帮助,以他们师兄弟三人在人间的力量,足以不让他们有机会掀起风浪。

只是对这些所谓圣子的排查与调查,还是任重道远便是了。

现在这问题还不算大,但若这些炸弹埋得久了,一经引爆,后果不堪设想。

“对付一个庞然大物,永远是从内部摧毁最为有效。”叶星露玉手轻托香腮,望着着北冥修道,“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明白。”

“你知道尚前辈为何能被天下尊崇这许久?不止因为他修为高绝,当年斩杀剑魔,今时更解神界之难,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登临云巅之后,便不以无岸剑峰的影响力干涉世俗事物,纯粹以个人名义在天下行侠,毫无掌控世间的打算。”叶星露紧紧盯着北冥修道,“但,你不一样。”

“你已经有了称尊天下的条件,只要你愿意,完全可以影响整座天下,这一点,当年的司马仙师都没能做到。”叶星露的眼神逐渐锐利,似要透过双眼看穿北冥修的内心,“你不会愿意那么做,但人们有理由怀疑你那么做,因为你绝不是会出世的人。”

“现在或许还不会有影响,但日后究竟如何,实在难

以预料。”叶星露郑重道,“言尽于此,无论你选择那一条路,我们都在一条船上。”

北冥修笑而不答,指着桌上地图道:“还是谈谈现在吧。”

叶星露方才收起严肃模样,惋惜道:“真没有打算?”

话虽如此,她还是清了清嗓子,玉指在地图上画了一圈,道:“朱雀已经中了疑兵之计,盘踞大磐山脉之中,那里荒无人烟,方圆百里区域有天道盟的兄弟守护,正好瓮中捉鳖。”

“今日我会先行往寒烟驿赶,家主你可往宜城方向行进,在第三日巳时前到达即可,届时等师兄布好阵法,我等自可合力将朱雀往北方惊出,由尚前辈出手擒拿,将其惊入阵中。你可不能推脱,身为碧帘宫的主人,朱雀对你的感知最为敏锐,若你不守住这南方要道,这一次捕鸟可绝对会无功而返。”

叶星露在地图上点了一圈,最终定在人界北部的某一处:“若没有去年的参战者干扰,这横天谷,便是朱雀束手之地。”

北冥修看完这副安排,不禁失笑:“看来,你早有准备。”

叶星露笑道:“令旗在手,调动起来自然方便。”

她伸出手,面上笑意似朝花初绽,动人之余,偏生多了几分诡异的意味,似是等候着北冥修给她什么物事。

北冥修嘴角微扬,道:“还不够?”

“如果你不在意我时不时上一下六扇门的通缉令的话。”叶星露狡黠笑道,“如今正是用钱之时,我别的不会,就习惯劫富济贫,找你要最方便。”

她取出一枚黑色小令,在北冥修眼前晃了晃:“这暗门门主令,可就是这么堆出来的。”

北冥修无奈捂额,心中已闪过陆平那平凡到了极致的模样,无论这俩是怎么搭上线的,从各方面来说,应该都算好事。

他指着他原本的房间道:“柜上左起第三个抽屉,看着拿吧,回头自己去钱庄取,别拿太多,府里那么多人等着吃饭。”

这些年北冥府财政一直都很紧张,归根结底,北冥修固然有了自己的产业,但数目不多,而北冥修为了圣阁一战,早已准备良久,财政明面上的紧张原因,是当年向千机阁定制的机关傀儡,而实际上,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就是叶星露,而这个原因,至今没有消解。

她一直在贪,而且当着他与竺能的面贪,但这些钱财自有去处,并非用以私用,于是北冥修没有追究。

现在叶星露显然要变本加厉,但只要不损及北冥府根基,那便可以接受。

相比于他,叶星露更能动用好手上的资源,而且,她是真正一心为了天下行事,不然,也不会不管圣阁的烂摊子,一心在探查神皇当年的手段。

叶星露欣然点头,道:“那么,我便先行一步了。”

她刚迈出一步,便转头叮嘱道:“若有一日,需要对人界妖域动手,你下不了手,就换我来。”

北冥修淡笑道:“不会有那一天的。”

“一路珍重。”

“你也是。”

叶星露迎着朝阳,背对北冥修挥手,大有潇洒豪迈之意,但若是想到这对玉手马上就将北冥府的财政再去一层,意味便淡了许多。

我本人间逍遥客,一蓑烟雨任平生?

北冥修心中划过这两句本不相干的诗句,不禁失笑。

既然入了世,担了责,还如何逍遥自在?

这一点,所有人都一样。

他回头,走入自己的新房中。

按寒冥剑的速度,明日他便会启程前往宜城,说实在的,这休息的安逸时间,倒也真不多。

叶星露孑然一身,无牵无绊,于是了无挂碍,下手尽可随意施为,难有限制。

那么,他呢?

北冥修认真的思索片刻,但当看着喜被里那微红的佳人睡颜时,心中的思虑便化作了柔情。

他有想要守护的人,也有想要坚守的事物。

北冥修仰头,对着墙上那面挂着红花的银白小镜会心一笑,伸手替余落霞理顺发丝,等待她不再装睡的那一刻。

他已是下定决心。

无论未来如何,他都会凭手中三尺寒冥,为他在意的人们挡下可能的风雨。

不负平生,不负家人。

如此便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