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9KB书库 > 历史 > 大明元辅 > 第277章 援朝抗倭(十九)如屠一狗尔

大明元辅 第277章 援朝抗倭(十九)如屠一狗尔

作者:云无风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1-11 00:12:46 来源:258中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于慎行“当选”户部尚书这件事,站在高务实的立场来说算是个挺不错的结果。第一点不错当然是因为于慎行和他之间有当年那层关系,再加上高务实做太子伴读时于慎行就是日讲官之一,两相算起来,高务实即便不算于慎行的门生弟子,但尊称其一声“先生”那总归是没有问题的。

有这样一层关系在,于慎行在某些时候即便不赞同高务实的意见,至少也不太可能恶语相向,起码双方维持面子上的和睦肯定问题不大。

第二点不错则是于慎行虽然很讲“道德”,但他同时也比较注重现实,属于既能坚持较高的操守,但也不至于会为了道德而完全不顾实情况的人,这种人在高务实看来就比较好打交道。

第三点不错说起来有些蔫坏,那就是于慎行的身体不太好。于慎行的资历现在算起来挺老的了,官场声誉又一直都很好,按理说早该混出头了才对,为什么现在才被推举为礼部尚书呢?因为前几年他还因病辞官过,是回去休养了几年之后又被起复回来的,这就耽误了“进步”。

身体不好,意味着他对礼部的掌控能力不会太强,大概率会给两位侍郎更多的展布空间,这样的话高务实就有机会和动力往礼部塞人了——甚至人选高务实都想好了。

目前有件事挺巧的,前任礼部右侍郎刚刚丁忧,现在位置正空缺,但这件事由于皇帝此前忙于关注战事,一时还没定论。眼下正值秋闱,礼部右侍郎也不能一直缺着,所以自己入阁和礼部尚书换人之后,礼部右侍郎的人选必然成为下一个议题,这显然就是一个机会。

高务实的人选是自己的同年、庚辰科榜眼萧良有。萧良有这个人的学问非常好,高务实的“成名作”《龙文鞭影》其实在原历史上就是他的大作——当然,是他做了多年学官之后的大作。

呃,哪怕为了弥补这一点,高务实也有必要举荐他去做这个少宗伯。

萧良有目前也是翰林院侍讲学士之一,按照大明的惯例,侍读、侍讲学士共四人,个个都是正经的“储相”,只要能外放,放个侍郎是稳稳当当的,萧良有虽然不是掌院事,但资格比掌院事的叶向高明显能老。

叶向高能掌院事,一来因为他处事手腕高明,方方面面都摆得平;二来也是最重要的,就在于其为高务实的门生,这才特别得皇帝青眼。真正论资历,萧良有可比叶向高早了一科,与他的恩师高务实一科呢,这叫前辈,所以叶向高平时见到萧良有肯定是要抢先行礼的。

除了萧良有,高务实同科的探花王庭撰也是他要推举的人之一,而对于王庭撰的推举,高务实看中了他一直以来善于协调的能力,打算在有机会之时将他举荐至工部,为将来一系列基础工程的建设做准备。

至于三位门生,高务实的态度是看情况,确切的说应该叫等机会,待有合适的空缺再做具体安排。至于现在,三人的主要任务仍然是做好本职工作,顺便养望。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当务之急是写辞疏——不是请辞本兼各职,是因为反正命自己入阁的圣旨马上就要到了,按例肯定是要先推辞推辞的。

何况高务实现在还不光是要推辞入阁,连带着南宁候的爵位也要一并推辞一番。虽然这都是场面活,可大明朝的场面活那是不做不行的,要不然张居正夺情那事儿怎么会闹得那么大,几乎没法收场?

果不其然,他刚去书房写了半章辞疏,皇帝的圣旨便到了。估摸着司礼监也知道他必然请辞,所以来的天使只是一位少监,高务实都不认识,只是依稀记得见过。

毫无疑问,高务实婉言谢绝了这道旨意,不过却吩咐高陌给这位少监打赏一封二十两银子的红包。以他的身份地位,对于这区区少监自然不会太上心,正转身欲走,却不想这位天使却是个自来熟,笑着谢道:“都说侯爷豪爽天下无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高务实微微一笑,简单地回答了一句:“不敢,劳烦天使。”然后又准备转身,谁知那天使又道:“说来也是巧了,咱家与侯爷竟也算是本家……”

高务实闻言止步,略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天使亦姓高?”

天使见高务实终于有了些兴致,大喜过望,连忙拱手道:“好教侯爷知晓,咱家正是姓高,贱名一个淮字——淮扬之淮。”

高淮?

高务实心中连道晦气,不过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甚至还露出一抹仿佛颇为欣赏的笑容,颔首道:“好,本部堂记得了,天使好走。”然后朝高陌再次打了一个眼色,示意再给一次赏。

高陌对于这些事自然得心应手,顺手又摸出一封装着二十两明联储小额银票的红包递给高淮,口中笑道:“既是侯爷本家,酬赏当为双份——方才是老朽失敬了,还望天使见谅。”

高淮大喜过望,笑得合不拢嘴,忙道:“诶,诶诶,老管事折煞咱家了,这怎么好意思呢……”说是不好意思,收钱的动作可没有半分迟滞,这厮话音刚落,那无字信封已然被他收入袖中,一点痕迹都不见。

高陌早已看出高务实并不愿意与他多说,很是主动的引路送他出府,总算是让高务实解放了出来。

高务实刚回到书房,便听刘馨问道:“这高淮的名字似乎有些熟悉,总觉得在哪听过,可是却又想不起来了……我瞧你对他的态度有些奇怪,应该不只是因为你俩是什么鬼‘本家’吧?”

高务实轻哼一声,没好气地道:“新郑高氏世官之家,我和他一个出身京城混混的内臣能是什么本家?至于你觉得这厮名字熟悉,那多半是因为此人恶名昭著、遗臭万年之故。”

“哇塞!”刘馨听得颇为惊讶,睁大眼睛道:“似‘恶名昭著、遗臭万年’这样的评语,我在你口中可没听过几次,这家伙是干了什么坏事,让你如此指责?”

高务实没好气地道:“什么坏事?那可真是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毒难尽!‘高淮乱辽’这四个字你可曾听说?”

“好像有点印象,要不你展开说说?”刘馨还真是难得见高务实生气,很是好奇这太监干了什么。高务实这次没玩什么话术,立刻就向她说起高淮的事来。

按照高务实所言,高淮是京城人,无赖地痞出身,靠在崇文门替人收税过活,类似于现代高利贷公司上门逼债,或者在地方上收保护费的小弟,所以深知收税的好处。

高淮原本有老婆孩子,但当他因为狂赌乱嫖而欠了一屁股债没钱还之后,为了躲债,也为了出人头地,居然自宫以求入宫(前文提到过明朝京师穷困潦倒者有这种“传统”)。

随后,高淮在宫中慢慢积累了一些钱财,他这次没有乱花(也可能是没地方花),而是通过贿赂皇帝宠臣阎大经,成功谋取到了监税辽东的职位。

监税太监本身没有品级,高淮是以尚膳监监丞的身份监税辽东的。监丞是太监官职系统的第三等,正五品。说起来,当年的一介无赖混到了正五品,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万历二十七年三月,高淮正式到任辽东。短短两个月,高淮就将搜刮的500两银子全部上交给皇帝。朱翊钧十分高兴,将辽东镇守太监的府邸赐给了他,并赐名福阳店,让他当做府衙继续收税。如此一来,高淮更飘了。

如果说高淮只是老老实实开矿收税,也许后人对他的评价会稍微高些,可是别忘了他是无赖地痞收高利贷出身,现在小人得志,自然立刻膨胀得不成样子。他入主的可是原镇守府,结果他就真把自己当成了总镇一方的镇守太监,私自在自己的职位上加上了“镇守”二字,俨然地方大员。

此事曾被辽东大员弹劾过,谁料朱翊钧却表示“朕固命之矣”,承认了高淮私加的职位,结果高淮就成了真正的辽东镇守太监,全称自此变成了“钦差镇守辽东等处协同山海关事督征福阳店税兼管矿务马市太府”,可谓儿戏、实在荒唐。

自万历二十七年五月高淮被承认为辽东镇守太监后,不可一世的他俨然成了辽东土皇帝,至万历三十六年高淮返朝,十年间堪称辽东最黑暗时刻。

《明史》称诸多矿监税使中,“最横者增及陈奉、高淮”,把高淮列为蛮横太监的代表,其权势和危害之大可想而知。《高淮传》不足六百字,可罗列的罪行却达十余项,其中最严重的有两项。

首先就是不懂装懂,干涉军政,破坏辽东防务。万历时期的辽东,南有倭寇(朝战时期),北有鞑虏,大明和女真的矛盾十分严重,南方海面上也还有倭寇骚扰。不过好在此时的大明在辽东尚有完备的防御体系,各城守军的职责也很明确。

高淮的本职是收税,但自从他得到了镇守的头衔,居然真把自己当成镇守地方的大将军了,肆意插手地方军政。比如万历三十四年,贼酋长昂率领万人入侵山海关之东,当地守军本来已经成功将其击退,可高淮得到消息后,非得逼着各城官军全面追击,致使辽东各城镇防卫空虚。虽然这一次运气甚好,此事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但却引起了辽东大员们一致、严重地担忧。

其次就是疯狂搜刮。高淮的本行就是勒索,但辽东不同于别处,此地在原历史上可没有高务实如今引种的玉米和耐旱水稻。当时的辽东“种惟一黍,岁止一熟,而雨旸不若,处处皆荒”,加上地处边塞,所以经济十分落后,现在高淮又来刮地皮,敲骨吸髓之下还能有什么好?

根据《神宗实录》所说,高淮一共向宫中进献过三次,共计白银45500两。但这就很有问题了,他在辽东十年才搜刮这么点钱,可能吗?

《高淮传》说他搜刮至少数十万,可见大头全进了自己的腰包。而这么残酷的搜刮自然是建立在辽东百姓大量破产之上的。

当时的辽东巡抚李化龙曾说,辽阳大户原本有47家,皆有数千数万资产,但“为淮搜索已尽”,全都破败。大户尚且顶不住,普通百姓可想而知。所以当时的辽东百姓唱道:“辽人无脑,皆淮剜之;辽人无髓,皆淮汲之”。

高淮乱辽的危害,政治上就是破坏守战,指挥无度,侵夺军权;经济上就是过分勒索,使百姓无立锥之地。如此黑暗的统治下,辽东内部形势已然岌岌可危。

万历二十八年,辽东的妖道金得时据说其为朝鲜族)以邪教为号召,以当前的苦难为引诱,成功掀起了辽左之乱,3000余名(朝鲜实录说是5万)被高淮逼得活不下去的贫农掀起暴乱,割据孤山堡。这些人斗争持续半年,最后大明朝廷调集辽东精锐征伐之下才平定下去。

此次暴乱显然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本来就受外敌威胁的辽东,现在内部又不安宁,巡抚李化龙疾呼:“辽东危在旦夕”,警告朝廷“淮去则辽安,淮在则辽亡”!又称:“辽亡则京师未得安枕而卧也”。

可此番言论并未得到朱翊钧的认可,高淮依旧在辽东肆意勒索,直到辽东局势更加混乱,各方官员、将领纷纷弹劾高淮,朱翊钧实在顶不住压力,才在万历三十六年被迫召回高淮。

然而为时晚矣,辽东经济已经遭受了巨大破坏,民心也已不在,而努尔哈赤则在时间里大力拉拢人心,导致辽东百姓、军户逃亡女真的现象相当严重。又过十年,即万历四十七年,终于爆发了萨尔浒之战,大明在辽东的优势彻底不复存在。

“啊,我想起来了,你当初和我说李成梁的历史时曾经说过这茬——高淮在辽东乱政之时,李成梁二度镇辽,还和他同流合污了,是不是?”刘馨终于想起来了。

高务实颔首道:“没错,当时的李成梁早就没有了多年前的锐气,只想着混一天是一天,他也不敢和看起来很受皇帝信重的高淮对着干,因此不仅没有反对,甚至还和高淮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终于导致辽东局势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你的观点就是,高淮才是罪魁祸首,李成梁虽然地位更高,其实反倒只是帮凶。”刘馨蹙眉思索着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趁这厮还只是个区区少监,提前把他给摁死?”

“我不怕改变历史,尤其是向好的改变。”高务实沉着脸道:“辽东现在的大好局面是我多年的心血造就而成,我绝不会让高淮这种货色坏了我的布置。”

他顿了一顿,沉声道:“除一高淮,如屠一狗尔。”

----------

感谢书友“曹面子”的打赏支持,谢谢!

感谢书友“曹面子”、“云覆月雨”、“业余围观”的月票支持,谢谢!

PS:前一章是补昨天的,这一章是今天的,嗯……我不欠账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