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9KB书库 > 游戏 > 白夜浮生录 > 第二百六十九回:怒猊渴骥

白夜浮生录 第二百六十九回:怒猊渴骥

作者:夜厌白 分类:游戏 更新时间:2021-09-18 23:59:18 来源:258中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们不知打了多少回合。天狗冢内独特的天空一刻也不再归于黑暗,归于寂静。现在的天缤纷而绚烂,每一次灵力的扰动都让上方散发出诡异的色彩。就像是极光平铺在天上,时而缓慢地流淌,时而疾电般流窜。

现在的战局,已不再是谁都能加入的了。寒觞真是做梦也没想到,一向低调温吞的谢辙竟也能像今天这样,打出气魄,打出风采,连他也为之震撼。神无君大约还有加入战斗的能力,但他没有。他只是站在地面,同其他人一并观看这场可遇不可求的精彩对决。

“你不去帮他?”霜月君问他,“像这样打,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妖变是必然会发生的。”神无君的态度有点冷漠,“就算我横插一手,也改变不了什么。还是说,你现在让我去杀了他?杀了那个我当初没有杀的人?”

这质问真是突如其来,霜月君被呛得说不出话。她甚至有点惊讶,这人可真是有点儿理直气壮了。不过话糙理不糙,在情理上,他的身份的确很难做什么。于是霜月君重新将目光投向空中的战局。在纷扰的刀光剑影中,她紧盯着那个人。

“他的转世……和他有点像,但又不那么像。”

“你什么时候意识到的?”神无君问。

“在我见到他,颈后的伤口隐隐作痛时。但是……也可能是错觉。”

“我都快忘了你还有那个。”那个在莲花池被烧灼的痕迹。神无君当然知道,这东西象征着什么。朽月君有一招名为业海焚罪的妖火,与其相似,它能使人身上浮现出此生一切罪孽来。神无君顿了顿,对她说道:

“我在想,你成为六道无常后的人生,究竟是否被判定在内。”

霜月君又看向他,眼里有些困惑。她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善与恶,是可以相互抵消的。倘若浪子回头,做了足够多的好事,虽在死后无望升入天道,但终归不至于下了地狱,尚还有转生为人的机会。你的伤亦然。也就是说,你在成为六道无常后杀的人、救的人,说不定也被算在内呢。在那位大人的指导下,几乎所有无常所做的事,哪怕是杀人,也有大善的理由。若这些都属于你的生平,你应该没有疤痕才是。”

“我自认我生平功过相抵……而那块伤是我杀人的过错。”

“杀一人不会有这么大的痕迹。”

“……什么意思?”

霜月君的心里突然浮现一阵惶恐。神无君的话着实吓到她了,她不知自己还做过什么亏心事被忘记的。不可能,这么多年过去,她也没有成为毫无自觉的人。可神无君的话就像在责备自己,尽管他本人并没有那个意思。到底还有什么过错被她遗忘?

寒觞犹豫着开口,对她说道:“我想,神无君想说的是……”

她突然明白了什么,在寒觞戛然而止的话语中僵住了。而后,她轻叹一声。

缔造恶使的罪,当然没那么轻易就被宽恕吧。

呯!又是一声巨响,谢辙与尹归鸿都在刃上施加了足够的力量。时金时青的各色电光和时红时白的各色火花,在不间断的打斗中轮番出现。谢辙似是越来越得心应手,已能轻易化解尹归鸿的刀气。尹归鸿被拖得有些疲惫了,但怒意不减。

“我当真是不解。你怕是被你自以为的正义冲昏头脑吧?”他气极反笑,“既已经知道我为何要与走无常为敌,你却盲目相信他身份的符号,和我作对,做些自以为正确的事?”

“你只说对了一点,便是这些的确是我‘自以为正确的事’。我只知道要是你以现在的模样来到现世,一定会惹出更大的祸患。”谢辙的语气是如此坚定,“而且,你现在的身份也不止是什么尹氏遗孤的受害者……”

而是嗔恚的恶使。

“我明白了。你想在天狗冢内解决掉我,以免我与外界产生联系,汲取人间的力量,亦或是……波及人间。”尹归鸿笑道,“你的算盘打得很好,但也要掂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话音未落,天狗冢内忽然响起隆隆声。比起打雷,它持续得更久,而且更加空灵,显得远在天边又近在咫尺。这并非是尹归鸿制造的动静,他也进入了短暂的疑惑。两人各自缓慢地下降,轻轻落到这广袤的地面。他们察觉到,大地在轻颤,幅度愈演愈烈。

所有人都被颠得上下起伏,站也站不住了。地面突然抬升,却只抬起了一部分,剩下的都簌簌下落,塌陷得更深。像是被踩进泥土里的树枝被重新拾起,只是它大得不可思议。霜月君的脚下完全陷落,她立刻抓住抬升的部分。寒觞直接被较细的部分带起来,举到高处,他看到神无君灵巧地层层前进。前方有一排类似阶梯的东西,但他不能肯定。只见神无君矫健地跃上,逐步攀升,跳到高处去。

震颤持续了很久,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大地里抽了出来,而他们的落脚点正是这不明物。直到异状停止,几人终于意识到,他们一直落足的地下究竟埋藏了什么。

天狗巨大的遗骸。

那些灰白的、被压实的部分,难道是……骨灰?谢辙真不敢想。此地究竟是什么样的构造,又是如何成型,他完全想不明白。他只知道,此时的自己正站在遗骸的某节脊椎上。它很完整,从这里足以睥睨到下方全貌,却不能将整体的模样尽收眼底。这森森白骨是那样嶙峋,令人只觉得腿软。但谢辙没有这个工夫,他想起尹归鸿还在附近,立刻四处搜寻他的身影,却一无所获。难道趁着刚才的混乱,他逃走了?倘若他从天狗冢离开……

“各位!”谢辙突然高喊,“我好像知道了——”

“知道了那诅咒的秘密?”神无君从下方巨大的环状肋骨一荡而起。他落到谢辙面前,又瞥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两人。他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说:“‘天狗安魂之所,不得擅入,不容玷污;敢扰吾族清净之人,有死无生,有来无回。’是这段儿?”

“……是。”谢辙干巴巴地说,“所以他们、他们……”

“他们不再为人。”

无庸蓝也好,尹归鸿也好,他们都以人类的身份来到天狗冢,又以妖的身份离开。这样一来,便不会以失去性命为代价了。很难说究竟是他们钻了规矩的空子,还是说这就是诅咒的结果。想必尹归鸿来时已经知晓这点,并从妄语那里了解离开的方法……

“所以这都是他算好的。”走上前的寒觞叹了口气,“还是被摆了一道啊。”

霜月君望着四周。其他灰白的部分已经脱落,或者“地面”已经远到他们看不见了。现在到处都是那种黑漆漆的天,但同样,这黑色并不会影响人用眼来看东西。确切地说,这里虽然没有光,却也没有影,他们早就发现了。所有的一切只拥有色彩和轮廓,而灵力能以具象的形式展现。而且,他们此刻就站在某个巨大遗骸的背部——可能正是始祖的天狗。

“先别说那些了,我们究竟……”

霜月君的忧虑不是没有理由。六道无常能不能平安离开暂且不提,谢辙和寒觞的安全是最大的麻烦。虽然不知作为妖怪的寒觞能否直接离开,但恐怕在这儿搞了这么大动静,那位容易动怒的始祖不会轻易放过他。

“我们为何而来,想必你也知道了。”神无君抬起头高声说,“我与祈焕是故友,你应当认得我。”

他大约正是对天狗说话了。其他人都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喘。天狗没有给他们任何反馈,神无君接着说道:

“来到此地多有打扰。我是个粗人,不会说漂亮的场面话,给你道歉了。若是奉上赔礼,你便肯放过我和这帮小兄弟离开,我也愿亲手献上。”

这时候,上方的黑暗处出现了一个苍白的圆形,像个月亮,又像死鱼的眼睛。它怔怔地盯着他们,让所有抬头仰望它的人都觉得不安。但他们知道,那位始祖有反应了。可是,赔礼?他们都不知道还能赔什么。来到此地几人都是两手空空,最值钱的当属身上的武器。难不成要献出这些,出去赤手空拳地与妖魔对决么?

“你干什么!!”

霜月君突然惊叫起来,他们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神无君身上。他在做什么?只见他背对几人,单手似是解开了前襟。紧接着他突然将两把弯刀狠狠刺向自己胸膛,鲜红的血喷薄而出,染红了满地灰白。三人都焦躁地冲上前来,空中的血突然像有意识一样绕到神无君的身后,在他们面前拉开一条红色的细线,似是在阻拦。

前方传来一阵粘腻的声音,呈现一定夹角的双刀带出一颗染血的心脏。

“你到底在做什么?!”

谢辙瞠目结舌,高声惊呼。反倒是霜月君冷静下来,她看懂了神无君的意思。她抿了抿唇,拉住两边的谢辙和寒觞,轻声说:

“不要管他……即使失去心脏,无常鬼也能活。”

“而且它早就停止跳动——在很久前。”

神无君将双刀收回背后。他们清晰地看到,神无君的血被刀刃悉数吞没,像是渗透了金属。一颗与常人无异的心脏落到地上。神无君左胸膛的空洞在缓慢地复原,只是,那里的血肉与肋骨不再有什么值得保护。他弯下腰的同时单膝跪地,将那颗安静的心脏捧在手中,高高举起。他的手感觉到,这颗心脏没有任何温度,或许是包裹它的躯壳太冰冷了。

从很久前起,它就没有任何温度了。

但是,有一道醒目的疤痕在它的中央,自前到后贯穿了整个心脏。大约它就是令这颗心脏停止跳动的罪魁祸首。

它从何而来,如今只有神无君自己记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