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9KB书库 > 都市 > 穿越战国之常磐红叶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仁心

穿越战国之常磐红叶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仁心

作者:扶摇微影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3-08 21:13:56 来源:258中文

天正十年(1582)6月18日下午,枫叶山城东山上。

今川枫看着眼前人那熟悉的面容和那一如既往的温柔的笑,一时间有无数话想说,无数话想问,她恨不得立刻扑到雨秋平的怀里,抚摸着他脸庞上每一寸熟悉的肌肤和棱角。

可惜没有时间。

“你们已经做的足够多了。”雨秋平看了眼尸横遍野的战场和千疮百孔的枫叶山城,咬着牙低声道,“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你要怎么做?”今川枫轻声问道,虽然泪水还在不断落下,可是声音里的坚毅却丝毫不像一个刚刚与起死回生的丈夫重逢的女子。

“从山上冲下去,从乱军中直接冲过去,冲到织田信长的马印边,把他的马印砍倒。”雨秋平抬起手臂,笔直地指向了织田信长马印所在,“最直接的方法。”

“好。”今川枫点了点头。

“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更相信你,也信你胜过一切。”今川枫的泪水划过露出微笑的嘴角,右手则解下了千鸟,替雨秋平别在腰间,“你从来不会对我食言的,不是吗?”

“在这里等我吧。”雨秋平翻身上马,向今川枫的方向倾过身子,抬起右手,想在今川枫的额头上轻戳了一下。

“我会统帅志愿兵跟着你的。”今川枫这一次却是固执地摇了摇头,躲开了雨秋平的手指,“比起在你身后为你虔诚祈祷,我更想在你身侧与你并肩作战。”

“好。”雨秋平也是笑了,收回了自己伸出的手指,转而握拳。今川枫会意地一笑,理解了他的动作,也是抬起手来,用那比雨秋平小了一圈的白皙小手握起拳头,和雨秋平撞了一下拳。

“为了我们的理想。”

“也为了我们的意义。”

贯彻意志,将宿命逆转。

·

雨秋平左手高高打起枫鸟马印,右手缓缓地将千鸟抽出刀鞘,策马屹立于枫叶山城东山的山巅,望着这熟悉的家国和陌生的战场。

而原本喧嚣激烈的战场也在枫鸟马印再次飘扬的那一瞬骤然失声,仿佛被造物主摁下了消音键一般。一切喊杀声、打斗声、兵刃相交声、开火声都在顷刻间被剪断,取而代之的是仅仅能听到风吹树叶的宁静天地。

所有在厮杀的战士都停止了进攻,所有在赶路的士兵都停下了脚步,所有在瞄准射击的铁炮手和火炮手都垂下了手臂,把茫然的目光投向了枫叶山城东山上那面骄傲的马印——那面威震天下的枫鸟马印。

而所有的大名、家督和武士们,此刻也都把视线从战场上移开,向马印下眺望。他们手忙脚乱地从怀里掏出望远镜,狼狈不堪地调整着对焦,直到那披着红叶披肩的毅然身影在镜片里清晰起来,才终于一个个惊呼出声,打破了战场的宁静。

雨秋平催动着坐下马,缓缓地沿着山路向山下奔驰,天上地下无数的视线寄托定在了他的身上,连带着寄托的还有无尽的希望,希望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入心中。

枫儿在注视着我,家督殿下在注视着我,濑名殿下在注视着我,泰亨大哥在注视着我,长政在注视着我,光秀在注视着我,半兵卫和权兵卫在注视着我,东山上两万志愿兵在注视着我,红叶军数万部下们在注视着我,战场上数十万敌我两军的士兵在注视着我,枫叶山城内外数不胜数的百姓们在注视着我,枫叶山城东山陵墓内埋葬于此的红叶军英灵在注视着我,古往今来所有为了结束治乱循环而奋斗一生的英雄在注视着我,全天下无数渴望着一个太平盛世的苍生都在注视着我。

我放弃了重来的机会,我放弃了拯救无数性命、阻止无数悲剧的机会——这样的选择仅仅是想想就会令我后悔得痛不欲生。但正因如此,我有绝对不能输的理由,因为这条路和这个机会是牺牲放弃了那么多才换来的。局面从未如此绝望,但内心却从未如此坦然。这一瞬的坚定,是我历练大半生才终于觅得的。现在的我,背负着无尽后悔的我,是世界上最强的。我会不断前进,直至把这后悔燃烧殆尽为止。

雨秋平一夹马腹,感受着耳边的疾风,感受着千鸟的蜂鸣,感受着枫鸟在空中猎猎作响,义无反顾地单枪匹马杀向了天下大军。

·

“是红叶殿下!”

“红叶殿下回来了!”

“红叶殿下没有死!”

雨秋平一人一马从东山上杀下时,整座山上的志愿兵们都喜极而泣地大吼着,看着他们的英雄从人群间呼啸而过。与三郎拼了命地挤出人群,挤到了山路边,亲眼目睹着雨秋平冲过眼前——他的容貌与十五年前与三郎记忆中的红叶殿下一模一样——他没有说谎,他没有记错,他当时真的遇到了红叶殿下!他要和父亲母亲,要和兄长们说,他没有记错!

“为了红叶殿下!”与三郎高呼着扬着手中的刀,冲上了山路,奔跑着追随着雨秋平的马印。在他身后,无数的志愿兵们也同样踏上了山路,向山下杀去。

“为了红叶殿下!”山呼海啸般的志愿兵们齐声大吼着那支撑他们扛过魔鬼般守城战的口号,齐步追随着支撑着他们在乱世里活下去的英雄。志愿兵们头顶的红叶仿佛汇聚成了一条红色的溪流,从枫林里奔涌而出,顺流而下,灌入枫叶山城外的战场里。而在这股红色溪流的最前方,是孤身一人单骑冲阵的雨秋平。

·

在战场最东边的,正是德川家的部队。酒井忠次此刻正捧着望远镜,双手不住地颤抖着,难以置信地对德川家康道:“主公!真的是红叶殿下啊!真的是红叶殿下啊!”

“主公你快看!”本多正信也把自己刚才端在眼前的望远镜递给了德川家康,恨不得把望远镜亲手塞到德川家康的眼前,“真的是红叶殿下本人没有错啊!不是什么影武者!”

“不用,不用那些东西我也认得出来他…”德川家康不住地摇头,热泪大滴大滴地落下,嘴唇不住地抿着却还是难以克制情感。望着雨秋平的身影,他不禁喃喃道:“红叶…”

哪怕雨秋平不出现,德川家康也已经做好了倒戈的准备了——他打算用自己的7000战兵拦住关东大名、池田恒兴和佐胁良之的部队,为雨秋殇的本阵争取更多的时间。只不过,他明白着这意味着舍弃什么——德川信康和筑山殿的性命和德川家的未来。因此,在最后关头,他还是犹豫了——但雨秋平的出现则彻底让这些踯躅也烟消云散。

“全军听令!”德川家康猛地在战马上站起,一把从旗手手里抢来了自己的金扇马印,使劲地大幅度向着织田信长马印的方向挥舞着,同时厉声大吼道:“正义在西军!我们德川家从现在起,就是红叶殿下的伙伴!给红叶殿下让出道路!拔刀,讨伐织田信长!”

“嘿!嘿!吼!”德川家的武士和足轻们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武士刀,用齐声大吼回应着主公的命令。三河武士从来都是忠勇和正义的化身,更何况雨秋平两度对德川家的救命之恩更是令他们没齿难忘。之前十几日与雨秋家的对垒令他们的内心饱受煎熬,而如今的反戈一击却仿佛将所有过去的阴霾都一扫而空了。没有任何质疑,没有任何动摇,德川军在阵中留出了一条数人宽的道路,供雨秋平单骑驰骋而过,向这伟大的英雄和德川家的恩人毫不吝啬地献上了一切的欢呼,随后便追随着他掩杀而去。

德川军的西边,就是天下大名们的近15000余战兵。这些来自关东、东北各地的大名们,此刻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雨秋平一人一马高举着枫鸟马印,朝着千军万马冲了过来。这根本不像是中世军队间的战斗,反倒更像是《古事纪》里那些上古时代传奇般的英雄史诗。

“这究竟是人…还是从地狱里复活而出,前来寻仇的亡魂啊?”芦名盛隆怔怔地看着雨秋平的身影,结巴了半天才磕磕绊绊说出一句话来。

“这是鬼灵吧…”岩城常隆同样是瞠目结舌,“这又哪是人敢做出的事情…”

“与其说是鬼灵,不如说是神灵。”最上义光没有其他人那么紧张,神色里反倒满是敬重,“这样的仁人被这样谋害,即使是神灵也会震怒的。”

“让开道路!”北条氏邦此刻已经在高声疾呼,要求着北条家的士兵给雨秋平避让。

“让开道路!”白河义亲、那须资胤等陆奥小大名也纷纷响应。

“让开道路。”伊达辉宗面对家臣们对于这一命令的质疑和对忤逆织田信长的担忧,不容分说地沉声道,“你们难道要对这样一位天下仁者动手吗?”

“这是武士的复仇,身为武士的我们又怎能干涉?”南部晴政一勒马缰,对着部下们挥手道,“全部让开道路,不准攻击!让治部殿下过去!”

雨秋平策马直入,丝毫不将天下大名们万余战兵放在眼里,自顾自地夹着马腹,高举着枫鸟马印、扬着千鸟,从万军从中飘然而过,在一万五千多关东武士和足轻们敬畏的眼神里一路绝尘而去。

·

冲过了天下大名们的部队,接下来的就是池田恒兴和佐胁良之所部。他们两人看着雨秋平一路驰来,不仅热泪盈眶,嚎啕大哭起来。

“混蛋啊…红叶你这混蛋啊,害得我这么担心你!害得老子被逼到这般狼狈的境地啊!害得老子都觉得自己不配做人了啊!”池田恒兴又笑又哭,又叹又骂,恨不得立刻就一把抱住雨秋平,再狠狠地揍他一顿。

“给红叶让开道路!”佐胁良之高呼着向部下们下令道,佐胁军的部署们也一个个心领神会地执行命令。

“盯紧了,看看附近有谁想对红叶动手,你们就打谁!”池田恒兴同样大吼着下令道,同时恶狠狠地看向了战场上织田家的部队们,“谁也不想碰红叶一根汗毛!”

当雨秋平策马从池田军和佐胁军的阵势里通过时,两部的士兵们都向他们的军团长献上了最真挚的欢呼和大吼。池田恒兴和佐胁良之甚至还凑到队伍边,想要和雨秋平击掌,不过雨秋平两只手一只举着马印一只握着刀,根本没有和他们击掌的空暇。池田恒兴和佐胁良之见状都是放声大笑,骂骂咧咧地看着雨秋平一路冲去。

·

雨秋平冲过枫叶山城南城后,就径直向西,一路直奔红叶军的本阵而去。沿途上所有的红叶军士兵,都高举着手中的武器,不顾身上的血迹和伤口,高声欢呼着迎接他们殿下的归来。

看着飞扬的枫鸟马印,雨秋殇向戴着红叶披肩的熟悉身影行起军礼。雨秋平转过身,父子二人凝视着彼此,用目光替代千言万语。

“红叶回来了。”本阵侧后在进攻辅兵的前田利家一看到雨秋平回归后,二话不说就率军往西北方向撤去,脱离了战场。还在猛攻本阵的佐佐成政瞬间失去了友军的掩护,来不及撤走,被呼啸而来的志愿兵和德川军吞没,本人也被讨死在乱军中。

雨秋平并没有进入本阵,而是在本阵东北角的地方拐了个直角弯,径直向着战斗最激烈的中央战线冲去。枫鸟马印所到之处,红叶军的队列里都是欢声雷动,士气大振,整条战线上爆发出无穷无尽的欢呼。而织田家一方,在看到枫鸟马印后却是如丧考妣一般,武士失去了斗志,足轻失去了战意,纷纷没精打采地向后撤去。泷川一益、丹羽长秀这些和雨秋平有旧的重臣们二话不说就率军撤离,堀秀政、不破光治等人也是毫无战斗下去的意思。红叶军和长宗我部军、三好军配合着杀来的志愿兵、德川军共同发动了潮水般地反攻,将还想要负隅顽抗的织田家武士一一绞杀。

一路上,零星还有织田家的武士和足轻试图攻击雨秋平,不是被红叶军的士兵当场击杀,就是被自己的同伴给拦了下来。

“你居然想对红叶殿下开枪吗?”一个织田家的武士拦住了自己手下的铁炮足轻,对他大声吼道,“你疯了吗?你知道他救活了多少百姓吗?你居然要对他动手?”

“不准攻击,谁敢攻击,当场格杀勿论!”另一个织田家的武士厉声对自己的部下们高喊道,“红叶殿下是被冤枉的好人!谁也不准攻击!”

“俺怎么可能开枪射红叶殿下?”还有一个铁炮手愤怒不堪地甩开了铁炮大将搭在自己肩膀上催促的手臂,反手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军官,“俺家是鸣海城的,当年没有红叶殿下俺们全家人都要饿死!你要让俺向恩人开枪吗?放屁吧!”

这样的对话发生在每个备队的每个角落里。无数曾经受过雨秋平恩惠的士兵们放下了武器,向那位仁爱的伟大武士报以注目礼,目送他离开。

而雨秋平则依旧没有停留,在从中央战线里径直穿过后,猛地一个转弯,再次向着东南方的中央棱堡冲来。战场上的千军万马仿佛成了呆滞的人偶一般,任由雨秋平一人一马在其中自由穿梭,几十万人共同目睹着那天神下凡般的震撼场景。雨秋平对周围的白刃和鲜血视若无睹,自顾自地纵马前行。枫鸟马印所到之处,军势和部队都如同浪花遇到礁石一样分开,自愿自觉地给他让出道路。

雨秋平策马来到中央棱堡阵前,看着红叶军的士兵们用尸体跌成的阶梯,饱含热泪地跃马而上,跳上了中央棱堡的墙垛。他高高地挥舞着枫鸟马印,同时回头向战场望去——整片战场上红叶的海洋都沸腾了,无数的士兵挥舞着旗帜和武器,向他们的英雄致敬。而织田家一方的部队,则纷纷停止了战斗。不是倒戈相向,就是撤离战场,没有任何一支备队选择对枫鸟马印和枫鸟马印下的那个烂好人出手。

仁者无敌。

仁者无敌。

·

织田信长看了眼那面在风中翱翔的枫鸟马印,又看了眼自己无精打采地垂下的永乐通宝马印,扭曲的表情几乎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范畴。

仅仅只是小半个时辰罢了,死而复生的雨秋平也仅仅是策马在战场上绕了一圈罢了——但他已经瓦解了织田家四十余万大军。红叶军和各家反正的联军正咆哮着反攻,而织田家各部则早已军无战心,或逃或降,坚持抵抗的千中无一。

败了,完了,什么都完了…织田家的霸业也好,织田信长自己的梦想也好,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那面枫鸟马印前土崩瓦解。这面马印给全天下人带来的威压,此刻已经凌驾于风林火山和昆字军旗之上了。恐怕连源氏长者的白旗,也达不到今天的震撼。

织田信长知道,属于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但是他现在至少可以,让雨秋平也活不到他所开创的时代里。

看着那个在棱堡的堡壁上跃动,向着自己这边冲来的骑士和那面高高飘扬的枫鸟马印,织田信长发出了恶鬼般的笑声,嘶吼着对手下们下令道,“铁炮手!全部给余准备!”

“主公!”匆匆从枫叶山城里赶回的蒲生氏乡此刻已经是脸色铁青,恨不得拉着织田信长的臂膀把他拉走,“大势已不可为!早些撤退为妙啊!回到安土城,那里还有成千上万忠心耿耿的武士,没必要在这里逞一时之快!”

“闭嘴!莱昂!余就要在这里把雨秋平那厮给杀了!”织田信长瞪着血红的双眼,大笑着喊道。而在他目光正对着的方向,雨秋平已经策马跃上了堡壁,不断加快着马速,向织田信长所在的棱堡冲来。红叶军和森家的军队都给让雨秋平让出了空间,他们的铁炮手也一刻不停地压制着织田家的铁炮手,但织田信长却催命般地让自己的铁炮手顶着枪林弹雨走到堡壁边。连织田信长自己都捡起了一把落在地上的燧发枪,平举在身前,对准了雨秋平的方向。

下一刻,雨秋平操控着马匹踏上了墙垛,一抖马缰一夹马腹,纵马一跃,马匹便从红叶军控制的棱堡的墙垛上跳向了织田信长所在的棱堡。

“开火!”

织田信长声嘶力竭地大吼道,同时摁下扳机。棱堡上这些织田信长的亲信们杀红了眼,不管不顾地射出了弹丸。细密的弹丸如雨幕般泼洒过去,扫向了策马跃来的雨秋平。坐下马几乎在瞬间被打得血肉模糊,哀嚎着摔下了棱堡间的间隙,雨秋平本人也被弹雨笼罩其中。在一片惊呼中,雨秋平被乱枪打死的画面却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从一片血花里跳出的雨秋平。他毫发无损地稳稳落在了织田家的堡壁上,依旧紧紧地握着枫鸟马印和千鸟,身体却连一点伤口都没有看到,此刻正一步步地向着织田信长走来。织田家的铁炮手们全部傻了眼,他们甚至不确定眼前的雨秋平究竟是人,还是复仇的鬼魂。在怔了片刻后,这些惊慌失措的铁炮手们瞬间一哄而散,看都不看在看雨秋平一眼。

偌大一个棱堡,偌大一个战场,只剩下织田信长一个人,孤家寡人般地呆站在自己的马印下,一遍又一遍地装填燧发枪,徒劳地向雨秋平的胸口打来——却只是径直穿透、毫无作用。

雨秋平走到织田信长身前,看到不看他一眼,把枫鸟马印牢牢地插在墙壁上,随后扬起千鸟,指向了枫叶山城外的战场。织田信长出征时带来的几十万大军,此刻已经找不到一兵一卒还在为他而战。而无数的武士和足轻,此刻都追随着红叶的海洋,高喊着“为了红叶殿下”,呼啸着向着枫鸟马印所在之地涌来。

“余居然会输给你…余堂堂四十万甲坚兵利的大军居然会输给你?”织田信长被雨秋平那轻蔑的态度气得七窍流血,咬牙切齿地嘶吼着。

“看来你还是什么都不懂啊,你以为有了压倒性的物量差就可以拥有一切了吗?”雨秋平只是冷笑了一声,扬起了手中的千鸟,向着苍茫的天地朗声道:

“域民岂能以封疆之界?固国岂能以山溪之险?威天下岂能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随后他手起刀落,织田信长的马印应声而倒,战场上爆发出的一声声欢呼,都仿佛在奚落这个黯然下场的霸主。

“收起你那傲慢,从这片土地上消失,你那卑劣的血不配脏这把刀。”

雨秋平收刀归鞘,转身的同时沉声喝道:

“别小看了仁心啊,信长!”

随后他又抬起头,在枫鸟马印下,枫叶山城内外近百万人的簇拥下,在全天下无数人的注视下,望着无尽的苍穹和苍穹之上的宿命,声嘶力竭地吼道:

“别小看了人心啊,命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